首頁/壯麗70年/正文

房地產那些第一:第一個中央1號文件:嚴管土地

2019-06-28   責任編輯:阿寧
 
評論


第一個中央1號文件印發 要求嚴格管理土地


提 要


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轉批《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即1982年中央1號文件)。文件指出,必須堅持土地的集體所有制,切實注意保護和合理利用耕地,肯定了包產到戶,包干到戶。集體土地的使用,要有統一規劃和安排,不得私自占有,承包地不得買賣、出租、轉讓和荒廢。今后,要制定各級土地利用規劃和嚴格的土地管理法令。


土地1_副本.jpg

1982年鄧小平參加植樹活動


1978年的改革是從國有企業擴大自主權開始的,但開始時進展并不快。而在農村地區早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后已在自發地貼近了改革。


如安徽省,1977年全省28.7萬個生產隊有67%的隊人均收入不到60元,約占25%的隊人均在40元以下。1977年6月,萬里臨危受命,經過充分調查研究,反復討論,安徽省委1977年11月15日至22日制定了《關于農村經濟政策幾個問題的規定》(簡稱省委六條),強調農村一切工作要以生產為中心;尊重生產隊的自主權;允許農民搞正當的家庭副業,產品可到集市上出售;生產隊實行責任制,只需個別人完成的農活可以責任到人。


文件發出后,不僅在安徽產生了巨大影響,而且引起了中央和其他地方的關注。1978年2月3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份省委文件的誕生》一文,加以介紹。安徽省委六條實實在在地為突破長期以來農業問題上“左”的政策束縛,在探尋農業發展的道路邁出了可貴的一步。


土地2_副本.jpg

1984年國慶彩車


七省三縣農村工作座談會


在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鼓勵下,在其他地方也有一些思想解放的領導干部在支持農民的探索和創造。


1979年3月12日至24日,剛成立的國家農委召開了七省三縣農村工作座談會,這是一次專門討論責任制的會議。七省為廣東、湖南、四川、江蘇、安徽、河北、吉林,參加會議的都是農口負責人,對生產責任制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兩個問題上,“包產到組”實行什么制度安排?“包產到戶”應該采取什么態度?會上有了比較大的爭論,這次會議通過的《紀要》明確宣布“除特殊情況經縣委批準者,都不許包產到戶。不許劃小核算單位,一律不許分田單干”。


但是,華國鋒同意在“深山偏僻地區的孤門獨戶,實行包產到戶,也應當許可”“已經搞了(包產到戶)的,不要簡單發一道命令扭過來,要認真總結經驗,逐步引導他們組織起來,不要又刮反單干風。《紀要》還規定對已經搞包產到戶的不批判、不斗爭、不強制。這是推動中國農村改革的兩點突破。


1979年《中共中央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規定:“不許分田單干。除某些副業生產的特殊需要和邊遠山區、交通不便的單家獨戶外,也不要包產到戶。”但文件畢竟對包產到戶開了個小口子。這種政策上有限制的放寬,使包產到戶有了新的發展,到1980年3月,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已占農村基本核算單位的28%。


土地3_副本.jpg

1982年的北京街頭


鄧小平的兩次講話


1980年之后,鄧小平同志的講話使得情況開始有了突破性的變化。1980年4月2日鄧小平在與胡耀邦、萬里等人談話時指出:“農村地廣人稀,經濟落后,生活貧困的地區……我贊成政策要放寬。……有的可以包產到組,有的可以包給個人。這個不用怕,這不會影響我們的制度的社會主義性質。”


1980年5月31日,鄧小平則高度贊揚了安徽省肥西縣實行包產到戶和鳳陽縣搞“大包干”所引起的變化,明確指出“有的同志擔心這樣搞會不會影響集體經濟,我看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總的來說,現在農村中的問題是思想不夠解放,……從當地具體條件和群眾意愿出發,這一點很重要。”鄧小平的這兩次講話標志著包產到戶可能會成為中國經濟改革的一個突破口。


鄧小平5月講話發表后,1980年7月11日至12日,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胡耀邦就農村政策發表講話指出“中央不反對搞包產到戶”,“我們不要把包產到戶同單干混為一談,即使是單干,也不能把它同資本主義等同起來。……在我國目前條件下,單干戶,也就是個體所有制的農民,已不同舊社會的小農經濟。”同年7月至8月國家農委根據鄧小平、胡耀邦的意見組織實際工作者和理論工作者分赴各地農村調查,寫了大量調查報告和理論探討文章。建議中央應該在政策上、法律上公開承認包產到戶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省市第一書記座談會(75號文件)1980年中央領導集體改組后,鄧小平、胡耀邦等中央主要領導一致贊成不同地區可以搞不同形式的農業生產責任制。當時提出了分三類地區,貧困的搞包產到戶;先進的搞專業承包,聯產計酬;中間的自由選擇。


1980年9月14日至22日,中央召開省市第一書記座談會,專門討論生產責任制問題,但會議在討論包產到戶問題時,仍發生了激烈的爭論。


新華社的記者吳象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陽關道與獨木橋》,表達了當時的爭議。會議在經過激烈的爭論之后,形成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和完善農業生產責任制的幾個問題》的會議紀要,即1980年75號文件。文件的最大成果是對包產到戶的性質作出了新的解釋,認為它“是依存于社會主義經濟,而不會脫離社會主義軌道的,沒有什么復辟資本主義的危險。”75號文件發放到全國,對指導中國農村改革起了重要作用。


總體而言,75號文件已經使包產到戶這種責任制的推行,由半明半暗的、自發的、不合法的狀態轉入了比較公開的有組織有領導地進行的狀態,開始普遍推行。截至1980年10月,全國實行各種聯產承包的基本核算單位已占總數的83.3%,其中實行包產到戶和包干到戶的占50.85%,到1981年底,全國農村有90%以上的生產隊建立了不同形式的農業生產責任制。全國各地實行的各種農業生產責任制形式,可分為聯產和不聯產兩類,不聯產的責任制主要是過去沿襲下來的小段包工、定額計酬的方法。


據1981年10月底統計,實行這種辦法的大約占全國基本核算單位的16.5%。另一類聯系產量的,約占81.3%,該類主要有五種形式:


1.專業承包、聯產計酬。主要是專業隊、專業組、專業戶承包,目前實行這種責任制形式的約占全國基本核算單位的5.9%。


2.聯產到組。其特點是以作業組為單位承包生產任務,勞力、土地、耕畜、農具四固定到組,包工包產包投資,超獎減賠。這種辦法約占10.8%。


3.包產到戶。其特點是把大部分或全部耕地承包到戶,基本上以戶為單位進行生產。這種形式約占7.1%。


4.包干到戶。是在堅持大型生產資料及土地公有制的前提下,生產隊把耕地承包到戶耕作,把牲畜、農具固定到戶管理使用,實行分戶經營的生產責任制。生產投資由社員自籌,產品分配在完成國家任務和扣除集體提留后,全部歸承包社員所有。其特點正如社員所說:“上交國家的,留夠集體的,其余全是自己的”。這種形式比較廣泛,約占38%。


5.聯產到勞。在分工協作的基礎上,按照勞力承包土地,聯產量計酬。這種形式約占15.8%。


土地4_副本.jpg

1982年農村家庭場景


1982年第一個一號文件的出臺


由于75號文件并沒有完全正面肯定包產到戶的社會主義性質,因此爭論仍在繼續。針對這種情況,1981年10月,中央批轉了國家農委《關于積極發展農村多種經營的報告》(1981年第13號文件),這個報告關系到渡過溫飽、重建農業生產結構、調整農業生產等問題,大大鼓勵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同年召開的全國農村工作會議指出:包產到戶“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個體經濟,而是社會主義農業經濟的組成部分;隨著生產力的發展,這將發展為完善的集體經濟。”


會后不久,國務院考察組到東北考察時寫回一封信,建議“不要強調不同地區不同形式了,讓群眾自愿選擇”。根據這個精神起草的1982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即“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正式肯定了土地的聯產承包責任制,結束了包產到戶30年的爭論。胡耀邦說,農村工作方面,每年搞一個戰略性文件,下次還要排“一號”。此后5年,每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是談農業問題。


第一個一號文件把75號文件中包產到戶的社會主義臨時戶口改成了正式戶口。從此包產到戶得到了新的發展。1983年的第二個一號文件,進一步對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作出高度評價:“這是在黨的領導下我國農民的偉大創造,是馬克思主義農業合作化理論在我國實踐的新發展。”這一年全國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進入高潮,參與的農戶占農戶總數的95%。1984年中央發出第三個一號文件,提出要穩定和完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并決定土地承包由原來的3年延長為15年。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網友參與評論
 
條評論
表情
點擊加載更多
返回頂部
剑侠情缘试玩